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第六百一十九章 克里格·考特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时候,叶千狐这才忽然意识到,这些时间来,自己虽然没少调戏封面女郎,但是真正意义上的聊天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现在看来,也挺不错的。

    战斗结束,接下来自然就是娱乐时间。

    要说起来,特种部队的管理总体而言虽然非常严格,但是在一些方面却非常地宽松。例如这种行动组的士兵顺利回到基地之后,酒水随意,唯一的限制就是喝醉了不准惹事,要不然会被关禁闭的。

    另外就是,虽然说着酒水随意,只是在地下基地里面其实只有啤酒。

    后来的时候叶千狐才知道,这座地下基地里面还真的差点就要弄出来一个真正的酒吧,用来给他们的士兵放松呢。只不过霍克将军觉得这样真的就太放纵了,所以才不了了之。

    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之后,a小队的特种兵们确实需要好好放松一下,而且也不只是a小队的人,相熟的人也习惯性地凑过来加入他们的狂欢。例如呆了一阵就走的霍克将军,平时都是负责训练的巨石中士,以及其他的一些人。

    这样的氛围之中,明明只有啤酒,但斯嘉丽还是成功地把自己给灌醉了,事实证明,她的酒量真的只能说是一般。等叶千狐再次找到她的时候,才发现斯嘉丽正拉着断路器拼酒呢。

    斯嘉丽似乎很喜欢欺负断路器这个个头比她都要矮半头的技术男,而且断路器的酒量比斯嘉丽都要差,等叶千狐找到斯嘉丽的时候,斯嘉丽和重炮一起成功地把最后一**啤酒硬灌进断路器的嘴里,然后断路器就翻白眼了。

    当叶千狐提着斯嘉丽的领子把她给弄出来的时候,斯嘉丽还不忘傻笑着给叶千狐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似乎对欺负断路器感到很骄傲的样子。

    叶千狐这次算是不敢再让斯嘉丽继续喝酒了,天知道斯嘉丽还会发什么疯,任凭斯嘉丽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一路来到相对安静一点的沙发上。

    这里倒是早就有人了,封面女郎膝盖上放着她总是待在身边的平板电脑,前面放着一**喝了一小半的啤酒,叶千狐坐过来的时候在电脑上看了一眼,脸色顿时有些古怪,那竟然是一台发动机的结构图。

    她到底喝了多少酒,很少见到斯嘉丽这个样子。被新加入进来的这一对挤到沙发的一角,封面女郎看了看依然趴在叶千狐怀里,脸色酡红的斯嘉丽,无奈地问道。

    想了想,叶千狐还是摇摇头,道:总之,不少。

    倒是你,在这种环境竟然还在研究发动机,叶千狐捉住怀里斯嘉丽不安分的小手,继续说道:而且啊,你这样的一个美女,竟然一直都没人过来搭讪,也真是够奇怪的。

    听起来你一直在盯着我这边?封面女郎头也不抬地说道。

    当然,毕竟一个你这样的美女独占一条沙发,还没有人上前搭讪,还是很能计划好奇心的。叶千狐并不否认这一点。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我可是一个非常不解风情的女人。封面女郎淡淡地说道。

    叶千狐莫名觉得这句话有种熟悉感,回忆了一下才想到,这不就是他之前调侃封面女郎的话么。唔,这女人还真是够记仇的。

    那可真是浪费资源,所以,需要我陪你这位不解风情的女人喝酒吗?叶千狐笑道。

    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喝了十二**啤酒,你确定你还能继续喝下去?封面女郎说了一句,只不过,刚说完就有点后悔了。

    抬头看了叶千狐一眼,果然,他嘴角的笑容更盛了。

    真是奇怪,连我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啤酒了。叶千狐笑道:原来,你在这里不只是在研究发动机的构造啊。

    说着,叶千狐朝不远处的巨石中士招了下手,然后指了巨石中士刚手里刚要开**的啤酒。

    巨石中士立刻会意,抬手把啤酒高抛朝叶千狐丢过来,顺便给叶千狐送上一个敬佩的眼神,以及,自认为很隐蔽的大拇指。怀里抱着斯嘉丽,如今还在撩拨封面女郎,也不知道应该敬佩他的能力,还是该佩服他的勇气。

    呵,男人。将巨石中士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封面女郎不屑地说道。

    不过虽然这样说着,还是把平板电脑放在桌上,顺便拿起自己的啤酒和叶千狐伸过来的酒**轻轻碰了下。

    动作很是洒脱地仰头灌了一口啤酒,封面女郎看着叶千狐,说道:如果你不是总想着把我哄上床,或许我可以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呢,叶千狐笑着说道,对封面女郎伸出手,道:那么,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福克斯,如果你不觉得发音困难的话,也可以叫我叶千狐。

    这种对话不应该发生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封面女郎说了一句,抬手轻轻握住叶千狐伸开的右手,道:克里格考特尼。

    好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存在感一样,这时候,有点迷迷糊糊的斯嘉丽同样伸手抓住叶千狐和封面女郎的手,道:我是,奥哈拉莎娜!

    互相宣告自己真正的名字,对于三个人来说俨然有着一丝别样的意味,这里的气氛也终于变成了常规意义上的融洽。

    意外和谐的氛围之中,平时其实已经对酒精类饮料浅尝辄止的封面女郎也难得地一**接一**接倒入口中,和叶千狐一起,话题非常跳跃性地谈论着过去的种种还有特种部队的生活。

    应该说,封面女郎对于自己这个绰号由来的那段生活,带着明显的厌恶情绪。曾经芝加哥和纽约的时装模特,结果后来才发现这种看似光鲜的生活其实有着太多的龌龊,年轻女孩对事业美好的幻想被在残酷的现实之中支离破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