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第五百九十七章 行动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这次所伪装的身份,不再是某个小人物,或者其他什么临时的角色,而是站在权利顶端那个层次的当代总统,一个时刻受到各种严密保护与关注的人物。而且他替换了真正的总统之后,需要持续的时间很可能是以年来计算的,尤其是现今这位总统的还处在第一届任期之中。扎坦将完全替代原本呢个总统的一切,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一点疏漏,功亏一篑也不是没有可能,至少肯定需要有人为这些疏漏而弥补损失。

    在注射纳米虫之前,扎坦已经准备好迎接在这个过程中的痛苦,无论是之前的听闻,还是刚刚亲眼目的麦卡伦被注射纳米虫的过程,都证明了这个过程会给注射者带来难以想象的疼痛。

    只是当注射开始后,扎坦才非常庆幸地发现,他似乎有些想多了。

    八根细长的针头从不同角度深入他的头部,随后更是将注射器中的纳米虫溶液从他的头部注入身体,这个过程确实给扎坦带来很强烈的疼痛,以至于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因为这种疼痛而颤抖不止。但这样的疼痛,还远远不足以到达他承受的极限,也没有让他像是刚刚的麦卡伦一样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哇哦,这下来劲了。

    是吗?听到扎坦的话,雷克斯随后回应了一句,随即开始控制着已经进入扎坦体内的纳米虫,说道:先做几个测试看看。

    眼睛颜色,皮肤颜色,头发发囊。

    随着雷克斯阴沉沙哑的声音,手术台上,扎坦的外貌正经历着一种神奇的变化。

    他的眼睛,本是蓝绿色的虹膜快速变成褐色,接着又变成绿色,最后定格在浅蓝色。

    而扎坦的皮肤的变化,肤色在以肉眼的可见的速度变得更浅,同时眼角的皱纹和眼袋越来越明显,看起来就好像时间的力量作用的他的脸上,然这张脸飞快衰老一般。

    衰老的不只是他的脸,不久前还只有少量灰白的头发,在纳米虫的控制下几秒钟的时间就又生长了少许,并且从根部开始完全被染上了代表了苍老的灰白色彩。

    短短的时间内,扎坦的样子看起来苍老了二十几岁的感觉,但这可不是结束。

    然后进行面部重组测试。雷克斯很满意发生了扎坦脸上的变化,继续说道。

    这个所谓的面部测试,才是整个过程中真正痛苦的开始。

    就像是字面上所说的那样,这个过程,真的就相当于把扎坦面部的骨骼和肌肉组织打碎重组!

    扎坦脸部开始不受他本人控制地抽搐起来,接着更是开始变形扭曲,骨骼被生生破碎的声音清晰地回荡在实验室之中。只是看起来,就如同有一直无形的大手,在摆弄玩具一般将扎坦的揉碎,然后随意地捏出新的形状。

    和此时的遭遇相比,之前注射纳米虫的疼痛根本就不值一提!

    扎坦再也说不出调侃的话来,从未有过的疼痛终于让他忍不住发出惨叫,惨叫声混杂着面部重组时候的细碎声响,落入他人的耳中绝对会是一个让人心生恐惧的声音,然而听在雷克斯的耳中,却如同最美好的音乐一般。

    不管是之前的雷克斯,还是被注射了纳米虫控制的雷克斯,都称得上变态这个词汇。

    扎坦的惨叫足足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疼痛还没有完全消去,但面部重塑的过程已经完成。此时的扎坦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总统的模样。

    几道咔嚓声响起,扎坦被束缚着的手脚和头部被解放开,雷克斯从操作台后面站起身,笑道:恭喜你,扎坦,纳米虫的作用堪称完美。

    扎坦的双手在自己全新的脸上摸索着,感受着自己面容的变化,以及皮肤之下骨骼彻底的改变,这个同样阴险的男人由衷地为这种变化而激动。

    被其他人成为伪装大师的他,一直为自己在伪装方面的才能而自豪,为了能够提高伪装的效果,他甚至曾经不止一次地对自己面部的骨骼进行过手术,就是为了能够更加完美地进行伪装模仿。

    伪装的能力,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行事的工具,同时也是他的兴趣。

    现在有着纳米虫的帮助,他的模仿能力将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高度,这种堪称完美的变化,正是他一直所追求的东西,也是他最大的乐趣所在!

    在扎坦惊喜地感叹着纳米虫的神奇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在那个原本属于雷克斯的控制器上,已经被增添上了属于他的名字。同样的,只需要稍微操作一下,向扎坦体内的纳米虫发出特定频率的信号,他的生命将会在瞬间被终结。

    只是出于一些考虑,红后可以操控他的生死,却并没有选择直接控制扎坦的思想。当然不是处于怜悯或者偷懒,而是因为他的脑子很有用,尤其是即将被执行一个必须要足够缜密的伪装工作的时候,容不得丝毫的失误。如果是在对他控制的过程中,对他的大脑造成伤害,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这次所伪装的身份,不再是某个小人物,或者其他什么临时的角色,而是站在权利顶端那个层次的当代总统,一个时刻受到各种严密保护与关注的人物。而且他替换了真正的总统之后,需要持续的时间很可能是以年来计算的,尤其是现今这位总统的还处在第一届任期之中。扎坦将完全替代原本呢个总统的一切,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一点疏漏,功亏一篑也不是没有可能,至少肯定需要有人为这些疏漏而弥补损失。

    在注射纳米虫之前,扎坦已经准备好迎接在这个过程中的痛苦,无论是之前的听闻,还是刚刚亲眼目的麦卡伦被注射纳米虫的过程,都证明了这个过程会给注射者带来难以想象的疼痛。

    只是当注射开始后,扎坦才非常庆幸地发现,他似乎有些想多了。

    八根细长的针头从不同角度深入他的头部,随后更是将注射器中的纳米虫溶液从他的头部注入身体,这个过程确实给扎坦带来很强烈的疼痛,以至于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因为这种疼痛而颤抖不止。但这样的疼痛,还远远不足以到达他承受的极限,也没有让他像是刚刚的麦卡伦一样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哇哦,这下来劲了。

    是吗?听到扎坦的话,雷克斯随后回应了一句,随即开始控制着已经进入扎坦体内的纳米虫,说道:先做几个测试看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