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第三百三十八章 怪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受到风暴中静电的影响,飞船和一公里外那座建筑物的联系受到干扰,但是至少通讯还并没有完全中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就像是,在普罗米修斯号的舰桥上,依然能够收到地质学家和生物学家身上防护服所传回来的图像和声音信号。

    在原有的剧情中,舰长不久之后离开了舰桥,当晚并没有人在这里值班,也就没有发现外面的两个人被怪物杀死。

    而这一次,却是红后非常贴心地做出了一些小小的改动,让舰桥这里收到的图像和声音变成杂乱的内容,看起来,就像是因为严重的干扰而破坏了通讯。

    从风暴开始之后,风暴中静电的干扰已经给这艘飞船带来了一堆的小麻烦,虽然舰长很快就发现了失去了和外面两个人的通讯,却并没有任何的怀疑。事实上,如果不是职责所在,他可能就直接关闭了外面的联系,但是显然他不能这样做,因此也就只能忍受着响个不停的杂音并尽量让自己睡着。

    这位舰长根本就不知道,在他抱怨着这场风暴让他失眠的时候,因为风暴而被困在那座建筑中的两个人,已经不觉间回到了他们白天想要逃离的地方。

    那座白天的时候发现了工程师头颅的黑色房间里,此时已经变成了另一番的模样。

    大量的用来保存异形原生体的花**状容器,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这个房间的土地之上,两千年的时间,因为和外界封闭,它们一直安静地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然而在白天的时候,因为房间被搜索队开启,这些容器接触到空气而导致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大量的饱含着异形原生体的黑色液体从容器中流淌而出,汇聚在地上,变成一个个黑色的水洼,这里的场景,看起来就像是油井泄露后的现场一样。

    而我们的地质学家和生物学家,费菲尔德以及米尔班,他们两个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甚至将这里当做了他们今晚的落脚地点,准备停留在这里,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直到进入这里不久之后,他们在这里遇到了另一种生物,或者说怪物。

    异形原生体是异形最原本的雏形,这种生物不仅仅有着异常强大的生命力和杀伤力,真正令人侧目的效果是,它可以根据宿主本身的dna而进行融合,并且主动选取它们所需要的部分。

    正常生物的进化是一个漫长而且残酷的过程,经历了遗传、变异和自然选择之后,诞生出更加适应环境的新物种,但是对于异形这种生物来说,它们的进化,可能只需要几个小时甚至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完成。

    不得不说,异形真的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物种,似乎它的诞生就是为了一次次地挑战人们的认知。

    在这些黑色液体流淌到地面之后,原本这个房间中唯一的一种生物,那些不起眼的蠕虫,就成为了他们的宿主。

    获得了外来dna的异形原生体,很快就以蠕虫为模板,进化成为了一种在外形上有点类似于眼镜蛇的白色怪物。

    普罗米修斯号,收到了吗?

    注意到这种生物之后,或许是职业病大爆发,米尔班马上就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新物种被发现的惊喜,小心地靠近从黑色液体中弹出身子的怪物,同时向飞船上报告着他的发现。

    我们这里遇到一张爬虫类生物,可能3040英寸长,透明皮肤。

    也没有心思去考虑普罗米修斯号那边为什么没有回应,说话间,米尔班已经来到了那个黑色液体汇聚成的水洼边缘单膝跪下,看着一米之外那个如同蛇一样探出身体的怪物,道:真是漂亮。

    话音未落,在他身前的水洼边缘,忽然又有一个同样的怪物钻了出来,突然的变故让米尔班慌乱后退摔倒在地上,而那个怪物,上半身钻出黑色液体,高高地昂起,仿佛是在观察这两个奇怪的生物。

    普罗米修斯号,我们找到两个,赶紧又说了一句,米尔班小心地起身,大量着这个奇怪的生物,看看它,它可真大!

    短暂的恐惧很快就又被惊喜所取代,米尔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生物是多么的危险,就像是在逗弄一只发脾气的小兽一般,试图让这个怪物冷静下来,并且试探着将右手伸向了这个怪物。

    然而,下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的行为到底是多么的愚蠢,这个在他眼中可爱的小家伙,张开的头部猛然抓住他伸出的右手,虽然这怪物的身体很纤细,可是所爆发出的力量却让他难以抗衡。

    不等费菲尔德过来帮助他,这个怪物的整个身体咻地一声从黑色液体中跳了出来,随即白色的细长身体紧紧地缠绕在他的手臂之上,并且在不断收紧,就像是一只缠绕住猎物的蟒蛇,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将自己的猎物杀死!

    现在你可以来帮我了!米尔班努力绷紧手臂的肌肉,抵抗着怪物的缠绕。

    我可不碰这玩意!费菲尔德虽然很想上去帮助米尔班,但是那个怪物如同蛇一样恶心得外形,还有此时所展现的攻击性让他怎么也不敢上前,甚至下意识地退后了一些。

    越来越紧了!割掉它啊,伙计!米尔班焦急地冲费菲尔德吼道。

    这个怪物的力量,让米尔班自己一个人无可奈何,在费菲尔德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抓住这个怪物的时候,似乎是受到了刺激,顿时怪物的身体缠绕地更加结实,同时也让米尔班忍不住痛呼出声。

    它快弄断我的手臂了!

    几乎是在他刚刚说完,怪物的力量再次加大了几分,他的肘关节,咔嚓一声被硬生生折断,那里的防护服也被这个力量撕开,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还有沾满鲜血的被折断的骨头!

    割掉它!割掉它!

    在米尔班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中,费菲尔德赶紧抽出要紧的匕首,一只手抓在怪物粘稠的身体上,另一只手抓住匕首用力切割怪物的身体!

    当他费力地把怪物的身体割断,一种透明的体液马上从断口出喷射而出,如同是怪物的血液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