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天王:第三百九十节:消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欢就这样想了一路,一直来到央视大楼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他才终于从沉思中醒来,面容平静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已经想明白了。

    就像他要拍的这部电影一样,没有风险,又哪来的利益呢?

    这个世上大概没有什么事是万无一失的,作为身处其中的人,所能做的,那就是竭尽全力罢了,就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初步意向算是定下来了,只是还有很多东西要继续细谈,

    董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沈欢坐在车上只是安静地听着。

    这辆车是梦工厂燕京办事处的,正行驶在燕京的公路上。

    如果说尚海是华国的商业中心,那么燕京就是华国的政治文化中心,相比起尚海来,像沈欢他们这样的娱乐圈人士,更多地还是集中扎堆在燕京。梦工厂也是因此在发展起来率先在燕京设立了办事处,而在陈家康的计划里,等到梦工厂取得再进一步的发展之后更是要把总部搬迁到燕京来。

    至于在外界人士感觉里此刻应该正在紧张地筹备着演唱会的沈欢为什么会出现在燕京,则是因为春晚。

    说实话,沈欢自己都差点忘了这一茬了。

    他最近这段时间先是忙着搞《夏洛特烦恼》的事,之后又因为新电影这个更加令人头疼的事情弄得是不可开交,心思全部都放在了上面,所以竟是把春晚的事给忘了。

    别的接到春晚邀请的明星,大多数都是把这当成头等大事来看待的,真能忙到忘了的还真没几个。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沈欢现在确实已经不是一般的明星了。

    不过他忘了春晚,春晚可没忘了他。

    虽然春晚组委会给了他大明星的优待,不用提前半年就进组参加彩排,但是现在都已经十一月底了,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春节了,也是时候开始参与春晚的事了。再加上沈欢之前和春晚组委会那边沟通的时候,说好的档期就是十一月,所以春晚组委会终于还是给他发出了进组令。

    只是这并不代表着从今以后的一个多月沈欢就都要待在燕京忙春晚彩排的事了,这两天只是初步的一个进组,熟悉一下具体节目的相关信息,之后因为人员协调等方面的事情,还是有很多自由时间的。

    投资人方面,我们也没打算全部吃下。

    董乔的声音继续从手机里传来,说到这里话语一顿,然后问道:我听说,你自己也接触了很多投资人?

    沈欢这才终于出声,应道:嗯,接触过一些,有意向的还是有几个的,只是他们都还在观望。不过既然你们那边定了,那我想那些方面的问题不会太大,多多少少是能有几个入局的。

    董乔嗯了一声,道:这挺好,我们这边的意思也是这样,毕竟这个项目的资金压力还是挺大的。我之后也会释放信息,帮你一把,我这边也会继续做一些工作

    说完这些之后,董乔最后又漫不经心地添了一句:另外,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除了正常的那些利益分成之外,我们这边还有一个额外的附加条件,那就是要由我们来指定一个总制作人,你也可以理解为总监制什么的,名头无所谓,反正具体的工作内容就是全程跟组监管,负责整个项目的运作,拥有剧组最大权力,你这个导演也必须要服从。

    沈欢听到这里,眉头皱了一下。

    他讨厌这种实权派的制作人,或者说监制。当然,不止是他,可以说绝大部分的导演都讨厌这种人的存在。

    他见过太多的导演和制作人起矛盾的例子,几乎就没有哪个实权派的制作人和导演是能和睦相处的,吵到动手的都不是没见过,他也听说过圈子里各种导演和制作人之间的矛盾,但这并不是因为双方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而只是职位使然。

    导演负责剧组的艺术创作,他们自然是奔着怎么好看怎么满意怎么去了,时不时还会有新的灵感迸发出来。

    从艺术创作的层面上来看,这样是很好的,但是从经济角度来看,这往往就代表着超预算。而制作人,主要就是负责经济这一块的。

    简单来说,导演就是负责花钱的,制作人就是负责管钱的管家婆,一个想花钱,一个想控钱,双方能没有矛盾才怪呢。更别说还有一些监制兼负艺术把控,他们不仅在经济上处处针对,在艺术创作上甚至都指手画脚,导演自然就更加不能忍了。

    沈欢之前的电视剧和电影都是自己投资,身兼两职,倒是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但是现在牵涉到到别的投资者了,而且对方还是大投资人,这种事自然也就来了,这在沈欢的预料中,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觉得心烦,却还是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接着又问道:我能问问是谁来扛这个职位吗?

    他想提前问一下到底这个人会是谁,查查对方的底,提前做好准备。如果实在是那种很坑的家伙,他会试着去死扛,最坏的结果可能是一拍两散。

    沈欢这并不是开玩笑。

    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他扛在身上本来就已经压力很大了,担心自己做不好,要是再来一个坑货对他指手画脚,把他的东西弄得面目全非,那真就还不如不做了。

    大不了再等个几年。

    沈欢的这个问题似乎很难回答,董乔在那边过了两三秒才开口,说道:我。

    沈欢闻言一怔,随后心中莫名欢喜,嘴角上扬,忍不住想要口花花,却又怕把事情搞砸,最后严肃认真地说道:嗯,是个专业的人选,在业界也是威名赫赫,我对贵公司的选人眼光很佩服。

    董乔在那头听了,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银牙乱咬。

    她在业内一向低调,制作人这种职位就连挂名都没有过,哪里提的上是威名赫赫?沈欢这话在她听来就是阴阳怪气。更为重要的是,沈欢这话这语气,让她听着好像是自己非要往他身上扑一样,这才是董乔最觉得牙痒痒的地方。

    她也是被迫的好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