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妖豆妖,爱上请回答:第十六章 识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蔻青揉揉双眼,浑身无力的从床上爬起,睡眼朦胧的打开门:阿尽啊!

    一道灵气轻轻的托住了摔下楼的蔻青,大堂靠边的桌边坐着一道人影,如墨的长发用一道深蓝的发带松松系在身后,细长的手指把玩着一只白玉杯,眉眼斜睨:你这丫头还是这么粗心大意。

    老老板娘?!蔻青还没回过神,司离从厨房走出,手上端着一碟精致的点心,没好气道:你救她作甚?索性又摔不死。

    一如既往的毒舌,蔻青有种回到山间三里铺的错觉,蔻青看了一眼二楼还没修好的楼梯,后怕的送了一口气,虽然说摔不死,但**上的疼痛还是会有的,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从楼上摔下来了,找个时间要好好跟丁陵姐说下,得尽早将二楼走廊修复提上日程了。

    不安全,太不安全了!

    老板娘,你们怎么来了?蔻青刚向桌上的桃花酥伸出手就被司离出手打掉:脏兮兮的吃什么吃。

    花辞端着茶杯饮了一口,桃花眼斜斜的看着满脸写着快要炸毛的某只,失笑。

    蔻青只觉得今天的司离脾气格外大,乖乖的捏了个术法将身上弄干净,捡起一大块桃花酥塞进嘴里:害饿食裸了!(快饿死我了)

    花辞好笑的看着蔻青,将手里的杯子递给蔻青:别噎着了。杯子才递出去一半就被司离抢下,司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这是你喝过的!

    黑嗨喜,我能凹嗨不港勾黑鹤(没关系,我们妖怪不讲究这个)说完就要去拿司离手中的杯子。

    司离一急,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啪的一声放在桌上:不行!

    花辞眉头挑的越发高了。

    可是蔻青指了指司离手中的杯子:可是你还不是喝了?

    喵呜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一只黑猫从店内疾快地窜了出去,花辞哈哈大笑:终究还是炸毛了。

    蔻青给自己重新倒了杯茶,问道:他今天怎么了?

    春天来了罢。

    丁陵话音还没落,两人身后的棺椁突然砰的一声炸裂,丁陵回头,目眦欲裂:将军!!!

    晏尽抓紧她的手腕,丁陵神色凌厉回头,指间的铃铛直直攻去晏尽的双眼。晏尽头一偏,直接扼住丁陵的脖子,没有用力却也让她挣脱不得,晏尽低吼:出来!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丁陵红着眼角,看着碎裂的棺椁一块一块的掉在地上:但你居然这么狠!晏尽!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灭了蔻青的神识!

    棺椁碎裂,里面的

    丁陵抬起手,就要往天灵盖上拍去。

    嘶哑的声音传来,丁陵猛的抬头,看到空中被拘住的黑影,失声:将军!红色身影一闪,蔻青的身体失去意识就要倒下去,晏尽胳膊一揽,直接将其搂入怀中。

    丁陵一袭红衣,将拘住黑影的灵锁击断,丁陵看着面前的黑气缭绕,毫无生气的黑影,嘴唇颤抖,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晏尽道:他的灵魂已被困于这棺椁中数千年,又使用禁术夺取凡人的生气和寿命,意图起死回生,生前的罪孽虽能洗清,但死后的罪孽,却是怎么逃脱不了的。

    你!丁陵转过头,赤红着双眼,面上再无之前的风流妩媚,声音颤抖:还请神君出手相助。终是妥协了。

    主人,你要去哪?

    丁陵盘腿坐在石碑上,看着一身盔甲的灵体拿起棺椁里合葬的佩剑,从石碑上一跃而下,抬头道:主人,你已经死了,是不能乱跑的。

    你个娃娃你懂什么!灵体将佩剑挂在腰间:本将军的还有许多事情尚未完成,怎能甘心就这么死了?!

    听着,灵体蹲下身子,锐利的眼神直视着丁陵:我的国家正处于危难之中,百姓为躲避战火颠沛流离远离乡土,我兄弟们还在战场上等着与我并肩作战,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为将者,人不死魂不息,就应当赤胆忠心鞠躬尽瘁守护国家与百姓!

    丁陵看着灵体,不明白他为何有这样的想法,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于是一妖一灵便动身了。

    丁陵想,如果当时她能早点阻止他就好了,如果当时她不让他出去就好了。

    当年的丁陵陪着灵体从皇家宫殿看到战场,看到他效力一生的执政者荒淫奢侈无能,看到战场上当初与他并肩作战的兄弟马革裹尸,看着敌人踏着他们的尸体占领原本属于自己国家的领土

    丁陵看着他跪在破碎的尸体旁绝望的样子,看着他口中念念叨叨几近疯魔的样子,原本不明白的事情突然感悟了,她看着他一遍又一遍的想将黄土撒在尸体上却因为灵体触碰不到的样子,道:我帮你。

    于是,她帮忙将那些战场上破碎的尸体掩埋了,再将他带回去,灵体再也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和锐利,整日盯着山下发呆,终于有一天,他说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